《宠妻成狂:闪婚总裁太霸道》 第2555章 池少新篇,反悔的吻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2555章 池少新篇,反悔的吻

    深沉的吻,交缠着说不尽的柔情与喜爱,虽然更多的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传递地却也是最诚挚的心意,池赫是贪恋其中,江年华是因为过于震惊,之前是忘记了反应,之后是想抗拒也没了力气,半天脑袋里都像是有片片烟花炸开,一片白茫,就由着他火热的唇熨贴在自己的之上,一个吻也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。

    等两人分开的时候,江年华差点没整个软瘫,攥起的拳头还砸在他的身前却是软绵无力,不似愤怒更像撒娇,凶狠地睨着他,殊不知挑起的眼角更显媚眼如丝,这一吻太突然了,半天,她都没找到自己的声音,脑子也糊成了一片浆糊。

    相较于她的醉眼迷蒙,池赫却是满面春风,长臂享受地圈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,仿佛要将她整个揉进骨子里一般,只有粗喘的气息稍微泄露了些他同样不能平静的心:

    “我后悔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做错了~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两句对话全是半吊子,江年华明显的晕圈了,迎着夕阳的余晖仰望着眼前的男人,各种犯晕。

    揉了揉她的发丝,池赫浅笑的眸底仿佛亮起无数的小星星: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已经是完全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,江年华本能有些忿忿地道:“我不吃!”

    仿佛了然地“呵呵”笑了下,池赫强势地拥着着她侧转了身躯:“吃完饭陪你运动消耗,不会让你长胖的!”

    半腿软半迷糊地,江年华就这样被他给带上了车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人都已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了,还是车门锁起的声音将她给唤醒的,倏地扭头,江年华又瞪向了他:

    “你到底为什么来这里?”

    这风向变得,是不是有点太邪乎了?

    身体又侧转了几分,江年华一副要跟他促膝长谈的架势,只是,她才刚调整好稳妥的姿势,颊侧突然多出了一只粗壮的手臂,下一秒,她的后脑勺再度被人扣住,呼吸又是一窒,这一次,池赫的动作明显地更放松也更狂野,侵略的动作甚至没有半点要收敛或者顾忌的意思,之前在外面的热吻,此时看来简直就如同开胃小菜,根本都不值得一提了。

    想动动不了,手脚更是一点都用不上力,江年华瞪着大大的眸子,只差没气疯了:这混蛋是要干嘛?

    她明天还有活动呢!这混蛋,要是让她破了相她跟他没完!

    想起什么地,江年华手下的力道加大了几分,可他就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怎么都推不动,偶尔感觉到一点点的动摇,还不待细品就会被更重的感官所取代,浑身热地像是要炸开,额头也仿佛已经有汗渍渗出,但某人就像是黏在了她唇上一般,任她怎样都无法逃脱,最后江年华只能想办法去咬他试图逼停他,却不想他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,最后将她的头颅整个卡在了座椅跟颈枕之间,让她无法动弹半分不说,最后还只能让他侵略得越发深沉,狭小的空间内,激起片片的暧昧热浪!

    这一次,江年华被欺负地太狠了,等她再能呼吸的时候,整个人都软瘫在了座椅之上,衣服凌乱,面羞红,长睫轻颤,唇瓣哆嗦,连嗓音都全是春意:

    “池赫~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的两个字却被她拖出了长长的尾音,池赫幽深的眸底都掩不住地冒绿光了,抚了下她微乱的秀发,低头又在她被吮地透亮嫣红的唇瓣上偷了一个香吻: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不懂我为什么来,我不介意再多告诉你几次!”

    一句话,气得江年华瞬间抿紧了唇瓣:她知道个屁,可是她已经不敢再问了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这种眼神,一种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生吞活剥的凶狠眼神,她怂了,这一刻是真的怂了。

    小嘴瘪着,圆滚滚的眼睛却还是瞪着,反差的冲击,再加上她白皙的肌肤上漾起的清浅红晕,更让她如花似玉的俏脸像是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,更显唇红齿白、眉目如画,美艳不可方物。她就像是个天生的小狐狸精,稍微动情已经媚态横生,可以想象那个时候的她会美成什么样子!

    池赫满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了——他想要她,疯狂地想要!

    所以,他真的是错了、也后悔了,原本娶她就是为美色所迷,可娶回来了,他竟然傻地没碰她,还差点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,他不是脑子被泡了是什么?他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决定?她本来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,以后如何发展他是不能控制,但人他一直可以要的,不是吗?

    放着这么个美人在身边不碰,他的确是忙事业忙的人都傻了,可显然,有人眼睛比他亮!

    顷身,池赫便想去帮她拉安全带,吓了一跳,身体贴向靠背,江年华本恶地却先捂住了小嘴,呜呜出声:

    “你别来了,会肿的!”

    她还想见人呢!

    动作一顿,池赫瞬间被她逗乐了:“呵呵~”

    手故意从她眼前晃过,还顿了顿,果然下一秒,就见某个女人闭着眼睛大叫出声:“你别亲我,别亲了!我懂了,我真懂了!我明天还得拍片上镜呢!”

    指尖拉过了安全带一角,池赫的手却停下了,身体半压在她身上,炙热的气息也落在了她的脸颊之上:

    “奥?你懂什么了?”

    眸子缓缓地睁开一条缝,带着笑意的俊颜眼前陡然放大,本能地江年华的头又使劲往后缩了缩,可惜后面就是车座后背,哪怕她再用力也明显压出了凹痕,也不过还是毫厘之距、杯水车薪,瞬间,江年华的脑子就空白了一片: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眸子瞪地滴流圆,红唇微张,样子有些傻,池赫故意又压低了几分,逗她:“看来你好像…….还不太懂!”

    点头,又猛地摇头,江年华刚刚放下的小手又捂回了嘴巴之上:“懂,我懂,你是来探我班的嘛,你别~别过来了,你说什么就什么!”

    江年华还在努力回想着他之前说过什么话,紧张地身体都快僵成化石了,突然“咔哒”一声轻响,她的神经突然也像是断裂了一般,她还没回过神来,池赫却已经坐回原位,还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了很远,江年华才慢慢地从迷糊的思绪中回神:他刚刚是在耍她?

    小手翻搅着裙摆,她的脸色却又涨红了一片,眼角的余光不自觉地偷偷瞄了下身侧的男人,此时的池赫开着车,目不斜视,高大的身型,冷峻的侧颜,认真的模样,说不出的矜贵与迷人,轻抿了下唇瓣,一股异样的感觉却陡然袭来,江年华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摸,想起什么地,半路又将手给收了回来,脸色瞬间红地就像是要溢出血一般。

    后视镜里捕捉着她不经意间抿唇、侧身舔唇的小动作,池赫的心里也像是被轻柔的羽毛撩过一般,又甜又痒,明明一路无言,两个人之间却像是有什么开始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速慢慢地降了下来,很快地,一幢富丽堂皇的建筑进入了视野,南城大酒店是南城最富盛名的建筑之一,也是南城有名的星级酒店,地处繁华,周遭高档商场、娱乐设施也齐全,也是一处显眼的地标,很有名。

    车子进入了地下停车场,江年华也跟着回过神来了:“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?吃个饭不用选这么豪华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这种地方两个人吃饭,太不划算了。这种五星级大酒店,就算是一楼餐厅,那也是有起步价的,她那点猫食,不是浪费吗?

    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,停了车,池赫却没急着下:“我住这里,方便!”

    他把谭小公子的车都开过来了,就是为了方便她!

    缓了一路,江年华的理智也冷静回来了大半:“你是过来谈生意、看朋友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总不至于是特意过来探她的班的吧?

    想也不可能!

    江年华扭头,话都没说完,唇瓣一股热力伴着轻微的刺痛传来,她被人轻咬了:“我的话你听不懂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要让他重复多少次她才信?

    眸子陡然瞠大了几分,江年华眼底全是不可思议:所以他真是……为她来的?

    这天是要下硫酸了吗?

    只觉得自己马上要被烧焦了不说,江年华还觉得眼前一片黑暗:“为~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什么事这么着急让他特意跑一趟?不会是迫不及待要马上休了她吧?

    眸光一个交汇,江年华的心底竟然还是闪过了一丝害怕,她竟然有点不太想结束这段婚姻,有这段关系在,哪怕不是她想要的那样,至少还能经常看到他。

    而刹那间,池赫也被她问住了: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想来就来了!

    略显慌乱地收回视线,池赫口气略显不善道:“哪那么多问题?”

    转身,池赫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扁了扁嘴,想起什么地,江年华掏出粉饼盒查看了下妆容,快速整理了下衣服、头发、又掏出唇膏补了些、再抿掉,此时,池赫也帮她拉开了车门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